白茶小倌

取一盅归秋的铁观音白茶小馆取盖碗一只,采一竹山泉水,温九十°为宜入茶数克,一道洗茶暖杯,间十五秒顺延七道民多以春茶称之,殊不知秋茶更佳,香更甚“塞北的秋,多是寒...


取一盅归秋的铁观音

白茶小馆

取盖碗一只,采一竹山泉水,温九十°为宜

入茶数克,一道洗茶暖杯,间十五秒顺延七道

民多以春茶称之,殊不知秋茶更佳,香更甚

“塞北的秋,多是寒了些许”阿笙瞧着窗外灌

进来的风,猛不惊打了一个寒颤,不由得紧了紧身上的狐裘,随而将窗户掩得更实了些,招呼了个红脸的小丫头紧着这日辰沏壶茶,去去这满身的寒气,也给这屋子添些暖意....

“哐当”听得门口突兀一声,阿笙叹了口气

屋外有几个人声走动,有个年长的呵斥声:“怎生得如此笨手笨脚,毛毛慥慥的,伤到了姑娘怎得了,还楞...还不去重煮..透着窗影阿笙看得那个红脸小丫头有些局促的收拾着残碎了一地的碎片....

“奶娘,好了,不碍事的,适才被这小窗风吹得有些头痛,沾了些许寒意,想暖暖身子”阿笙推开门依着门楣单薄得身子显得更嬴弱

“我去给姑娘拿个火炉来”

“奶娘,这时节还是江南暖和些,阿笙瞧着奶娘点起这红泥小火炉轻幽幽得说道

“姑娘说得可不是,江南这日子可不就赶着铁观音的收成,茶香,胭脂香,是个好时节尼

阿笙蓦然想起来这塞北已有十余载,离了爹娘竟也有了这多时日,从青丝到华发好像也只是弹指一挥间,可还有回家的机会?

从江南到塞北,过了多少地,她陪着他,从副将到将军,她随着他,默默无悔,纵使没有这名分,只是这将军府中最尊贵的客人...

阿笙以为江湖儿女的爱情本该如此,洒脱不羁,适应得起江南的暖,就禁得住塞北的寒

,可是她突然有些难过....

难过是想家...大抵是吧,

阿笙想不清楚,她是想那个在江湖里漂泊的娘,还是想等着她和娘归家的爹,还是府中那一片代收的铁观音....

“姑娘,茶来了”红脸的丫头双手环紧了陶瓷小壶,小心翼翼的将壶儿稳稳得落在茶桌上,须得松了口气,丫头来回穿梭在寒风里耳朵也冻得红通通得,

阿笙盯着小丫头的耳朵看了许久,抬手斟了杯茶送予这小丫头,丫头胆子着实小,一双手犹犹豫豫迟疑着

阿笙自顾自又斟了杯茶,轻押一口道:

“茶涩了”

小丫头慌忙准备拿起小壶重新去煮,阿笙罢了罢手

“你可想家了?”

小丫头迷迷糊糊:“想,可是府中的姐姐们说新入府的丫鬟要一月之后方可回家看”

“那明日你便回家吧”

小丫头喜了一个尽的道谢

“奶娘,收拾下,我们也回家吧,顺便路过那个江湖带着娘一起回家,我想江南了,想爹了,想那片茶园了,爹那个呆子一定照顾不好他.......”

“好,姑娘,那将军?    ”

“不管了,回家”

少半分秋意,添几柱归心

茶成:唤为铁观音

一个回家的故事望你们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