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品过的好茶——【古早味】安溪铁观音

我品过的好茶——【古早味】安溪铁观音转眼已在“茶乡”安溪念书三年。三年间,最常听到老茶人、制茶师傅和专业课老师提到的就是“兰香铁韵,七泡有余香”。只是届时技艺稚...


我品过的好茶——【古早味】安溪铁观音

转眼已在“茶乡”安溪念书三年。三年间,最常听到老茶人、制茶师傅和专业课老师提到的就是“兰香铁韵,七泡有余香”。只是届时技艺稚嫩,未尝得其旨。今日偶得一泡传统制法的安溪铁观音,多次冲泡品鉴后,眉间舒展但心生不甘,是时候执笔拜访下这位“老者”了,这位历经沧桑的传统制安溪铁观音茶应该为世人敬仰。

占闽南乌龙茶一席之地的铁观音,是诸多茶人的“心头好”,百年制造,从传统制法到如今分成的四大香型,有各自的追随者。而古老的村落中,见证了铁观音曾经辉煌的老茶人仍念念不忘90年代铁观音的“音韵”,经过百年沉淀的传统制作工艺的“重发酵、重摇青”造就了其“汤色琥珀金黄、兰香铁韵、舌底鸣泉”。

自90年代初,台湾茶叶进入大陆市场,其轻发酵乌龙茶大行其道,大部分茶农转而迎合市场,放弃了先辈的重发酵工艺,因此传统制法向轻发酵走水焙工艺转变,即是现代清香型铁观音的前身。在这十年里,铁观音市场成功了,曾经的盛况是:无铁不成店,无店不卖铁。之后,发生了非常多的转变。这里面最大的一个问题是工艺的创新,也正是这个创新,后来有多少人真正喝过传统工艺的铁观音,有多少人喝过兰香铁韵,那味道存在多少人的脑海里?那滋味,成了记忆……

2003年后,市场上再难找到重发酵的传统铁观音,新工艺铁观音的盲目模仿和改制使铁观音失去了原有的核心风味品质,口碑大幅下滑,尽管现在分成的铁观音四大香型,但再无当年风韵。

做人不可人云亦云,做茶亦不可随波逐流。古早味铁观音归功于传统核心工艺,“自然空气发酵”。即晒青完成后,在摇青和晾青反复交替时全程在自然空气下进行,无人工温度湿度干预,让茶叶自然地完成发酵,这样的方法可以让茶叶更易发酵,内含物质转化丰富,因此不用太重地摇青就易形成“绿叶红镶边”,红为发酵,绿为本真,一片茶叶,两种滋味。

如果你曾品鉴过铁观音当年的韵味,相信这款茶能唤起你尘封多年的味蕾记忆。“若他日相逢,时隔经年,我将以何致意?以沉默,以眼泪。”以微笑吧,那段熟悉的记忆与味道值得这般礼遇。而这款「古早味安溪铁观音」的特色在茶园、产区、工艺、品质,以工匠精神打造一杯真正三十年前的传统铁观音味道。

l欧盟认证茶园生态环境,采用纯正“红心歪尾桃”铁观音品种

茶园位于安溪感德高山区,在正式投产制茶前,创始人厦门大学生态学博士周萍女士以自身专业优势,科学地实施自然农法管理茶园,五年内不采摘,利用生物酶改良土壤。栽培纯正“红心歪尾桃”铁观音因品种,年采一季。

l安溪核心产区感德,产地纯正,海拔600米以上

群山环抱,峰峦绵延,云雾缭绕,年平均气温15℃—18℃,无霜期260—324天,年降雨量1700—1900毫米,相对湿度78%—80%以上。土质大部分为酸性红壤,pH值4.5—5.6,土层深厚,特别适宜茶树生长。

l采用自然空气发酵,四至五遍摇青、保留人工三揉三焙工艺

按传统工艺重发酵重摇青,不在空调房制茶,所出茶品无需冰箱保存,无需碳焙,可自然存放多年。

l兰香幽郁,音韵回绵。

桂花香、兰花香香沉落水,叶底淡黄通透略有红镶边,茶汤金黄透亮滋味浓厚耐泡。

       "谁谓荼苦,其甘如荠"。今日的我,只为此钟情。古早味铁观音铁观音,茶性温润,茶汤厚重,擅瓯闽之秀气,钟山川之灵禀。入口与味蕾相逢,初时略感苦味,但很快复归甘甜,齿颊留香,胜过馥郁馨香的兰芷。

       小小茶盏之中,晃荡着的金黄澄澈的茶汤。那香醇回甘的古早味,带着旧时节的祥和静好。茶性如德行,苦而后甘,静俭本分。正如此地世世代代制茶的茶人,也如此地世世代代饮茶的百姓。清茶一盏,可照千秋。

        茶香中,仿佛耳旁如唱曲一样的河洛古语:

        "来去阮家吃茶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