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旅—探寻十大名茶之安溪铁观音发源地(二)

茶旅--探寻十大名茶之安溪铁观音发源地(二)我总认为若要深入了解一个行业,那必然需要将这个行业里所受的苦难都尝一遍,你才能切身体会其中的不易。         ...


茶旅--探寻十大名茶之安溪铁观音发源地(二)

我总认为若要深入了解一个行业,那必然需要将这个行业里所受的苦难都尝一遍,你才能切身体会其中的不易。

                                                     -----茗茶搬运工

经过一晚的休整充电,我们抛去昨日的疲惫,在清晨五点半醒来。匆匆洗漱之后,我们带着行李退房,开始我们这一天的行程。

早上六点的西坪镇,天色微微亮,行人甚少,只有些许过往的车辆,山间温度低,卖早餐的店铺也才刚刚开门。我们在路旁的早餐店吃完早餐后,决定根据手机地图的导航,前往“魏说”铁观音发源地。

因为西坪镇被两面高山环绕拥抱,阳光被高山阻挡,所以体感温度极低,尽管身着外套可我们还是感觉异常的冷,更别提还骑着摩托了,一路上只能靠牙齿和大腿的抖动来抵御寒冷。

已经被冻成狗

尽管山里有点冷,但我们却并没有因此而停下,当阳光渐渐照射在山峦以及路旁两侧的茶园,我们才晓得为何古人总向往归隐田园的生活。

村落前大片茶园

久居于嘈杂环境,再重回自然,内心总会流淌出平静的情感。

我们也没能按捺住内心对田园美景的激动,所以停下车,爬上较高的茶园,驻足观望眼前这让人心旷神怡的自然风光。

眼前这些铁观音种植都有一定的年月了,正值铁观音的秋茶季节,有些芽叶已经被采摘。

正当我们都被眼前的美景陶醉时,我打开地图,发现我们的路线已经偏离了目的地,山里GPS信号弱,没能准确的定位,以至于偏离了路线,迷茫感油然而生。

无奈的我们找到了一户路旁的人家,向他询问关于“魏说”铁观音发源地的位置,热心的人家告知我们已经偏离目的地很远,我们需回到镇子上。

尽管一天的开始就走错了路,但也并未太大的影响我们的心情。

我们骑车回到镇子上后,找到一个开早餐店的阿姨询问具体的路线,店里吃早餐的大哥用他随身携带的笔给我们画了一张草图。因为找旅馆我们对小镇具体的结构已有所了解,我们按照着他所说的路线走,恰巧在一个路口遇上昨晚茶厂审评的那位大哥,大哥用手指了指对面高耸的山头,对我们说你们一直沿着着前方的路行至某处,然后爬上那座山,魏说母树就在山上,山上会有路标。

我们望向远处的高山,心想这么高的山,摩托车三个人铁定上不去,要怎么上山成了摆在我们眼前最棘手的问题。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为了避免车行至半路油不够,我们将油加满后,朝山的方向开去。

当我们骑着摩托车到达山底,硬着头皮载着三个人,往陡峭的山上骑,结果因为路太陡,盘山的弯道太多,而没法继续骑车,只好两人下车徒步上山。

     30-45度角的坡比比皆是

到半山腰就已经和其他山峰比肩了

图为我们从出发的地方,拍摄的位置为山顶

这么高的山我们就这么徒步上来了?徒步是不可能徒步的,当我们下车徒步行走一百米左右,从山下开来一辆大众私家车,车停在我们面前,司机摇下车窗探头面带淳朴笑容,询问我们要去哪,可以载上我们,我们欣喜万分,告知我们是要到铁观音的母树,他用大拇指示意我们上车,我们感激万分,丢下骑摩托的队友坐上了私家车。

与骑车的队友挥手作别

司机是山下镇子上的电工,家在这座山上,闽南部分地区地处戴云山脉,许多村落至今依半山而建,唯独镇子在山底。

路上给予我们帮助的人很多,我常常在想,这个世界好人总是多的,那种自然流露的善良是没法用虚伪的表情来掩饰的,尽管有些时候感觉世界有些糟糕,可绝大部分人们依旧保持内心的善念而活着。

当司机载我们至距离目的地只有几百米时,告知我们具体位置,我们对他表达谢意后挥手作别,等待骑车的队友到来。

当另一位骑车的队友抵达时,我们发现前方去往母树的道路已经不是水泥路了,只好徒步而行。

置身于山中,山风拂面,俯瞰群山绵绵,又恰逢秋季,内心惬意之感由心而生。

没忍住,和群山来张自拍

母树的位置有些隐蔽,四周瞭望许久也没看着,最后发现了这条小路,从小路下去有一个观音像,周围种有几枞铁观音。

对比“王说”的铁观音母树发源地,我更偏向于喜欢“魏说”的铁观音母树发源地,或许是因为它所处的位置更加贴近自然,且有一种“卧虎藏龙”之感,置身于此,会让人感觉很舒适,有水有木,视野辽阔,俯瞰山峦层叠,简单言之就是风水比较好,这仅是我浅薄的个人观点。

无关乎对与错,无关乎谁比谁早,谁家的母树更老,反正铁观音是让无数海内外茶客沉迷的好茶,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当我们了解完“魏说”的铁观音母树,正思考是否去往下一个目的地时,我们抬头发现,这座山草木繁茂,村子依山而建,山顶还有风力发电机,秋风阵阵,景色简直美极了。

上山那么不容易,我们好奇山顶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色,最后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们骑车一路往山上开去。

所处母树位置仰望山顶

村落里养蜂的蜂箱

有时候真的觉得缘分很让人琢磨不透,我们骑着摩托沿着上山的路一直骑,开到山的某处忽然看到一家茶厂,我们一直寻求参与铁观音的生产制作,没想到在不经意间就让我们撞上了,千载难逢的制茶机会就在眼前发光,怎么能错过,于是我们果断把车开进了茶厂。

当我们把车开进茶厂时,坐在门前等待茶青的制茶老师傅面带笑容,询问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告知我们是在校学生,因为我们假期想体验铁观音茶叶的生产制作,所以特地从山下前来,不知方不方便,老师傅想都没想就开口说可以,我们欣喜总算没有白费之前所有的努力。

来时从茶山采摘下来的茶青正晒青

放好行李,稍稍休整后,我们没有忘记我们来时的初衷,体验一杯茶从采摘到茶杯的这一整个过程。

我们询问制茶的师傅,采茶的茶园在哪,我们可否前去实地了解,师傅既犹豫又略带笑容的指了指面前的山头,告知茶园就在风力发电机的位置,只能走小路,不怎么好走,年轻人估计爬上去要20分钟(师傅太抬举我们了,后来我们足足爬了40分钟),我一会让煮饭的多准备几个碗筷,你们在茶山吃完饭再下来。

我们心想荒山野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找个地方吃饭不容易,既然师傅热情开口,我们就只能一个劲的感谢了。

从茶厂瞭望山顶

虽然山高路陡,崎岖难行,我们却从未动摇,说走就走是我们果决一贯的风格,也是为了体验与了解茶。

仅仅依靠崎岖不平的小路前行

走着走着路就没了,只剩下荒草丛生

荒草已经高过头顶

可以看得见的高山茶园

行至路途中,我们偶遇上从茶山采茶而下的阿姨和来把茶青载会茶厂的大叔,阿姨肩挑百斤的茶青叶在陡峭难行的山路行走,稍有不慎便会跌倒,然后将茶青交给前来拉茶青的大叔,大叔将茶青装至更大的袋子里,扛在肩上,茶青压弯了它的身躯,我们上前想要帮忙,大叔说不用,你们跟着这个阿姨一起到山上就行。

我们跟随着采茶的阿姨走到了茶园所在处,路途虽然艰难,但也一步一个脚印走完了。

到达茶园后,我估摸着此处海拔有千米左右,因为海拔过高,温度也比较低,常年云雾缭绕,漫射光致使生长在此处的铁观音高香无比,虫害也少,一般所制以手工高端茶为主。

手工采摘老嫩均匀稳定

高海拔采茶要格外注意防晒,紫外线是最大的敌人,所以采茶的阿姨都包裹的严严实实,而我们,没有防晒衣,只是简单涂抹了防晒。

我们在山上待了许久,寻思着要下山,可师傅叮嘱让我们在山上吃饭,我们纳闷饭何时到来,爬山消耗体力,腹中空空如也,心想不如回到山下厂里再吃,当我们走下最陡的路,偶遇上前来送饭的大叔,他让我们上山吃饭,我们心里是一万个不情愿又要爬山,但看看大叔手中那么多重物,还是决定发挥雷锋精神,帮助他把这些装饭的高压锅提上山。

我至今都没法忘记,来回两次的爬那么陡的山坡,手上还提着30斤左右高压锅行走在那么崎岖不平的山路是什么滋味,一路气喘吁吁,汗水湿透衣裳,到了山顶又被吹干,上至山顶体力已经全部透支,两腿开始不受控制的抖动,一个队友后来手臂因为提高压锅疼了许多天。

但是作为三好青年,不能忘了从小学习的雷锋精神,咬紧牙关也得上。

饿的发慌的我们急需补充体力,我们就在山上和采茶的阿姨们一同吃了午饭,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在那么高的山,吹着那么强的风,吃着那么好吃的饭,心里幸福指数一路飙升,我喝了三碗冬瓜瘦肉汤,吃了四碗闽南咸饭,饭量大到我都不敢相信。

吃完了午饭,另一个队友继续发扬了人民子弟兵精神,二话不说扛起几十斤的茶就下山。

THE END

篇幅太长的缘故,本想将后面的制茶环节写在一起,可因为制茶环节还需要很大的篇幅去描述这个详细的过程,所以就打算放在下一篇写,以免造成读者视觉上的疲劳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