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老茶”忽悠大师——石昆牧

引言:曾经,就像沿海省份看不起西北省份一样,台湾一直看不上大陆,在他们眼里,大陆只是一片落后、无知的广袤大地,所以自从大陆对台开放后,跟台湾人打过交道的人都会深...


引言:曾经,就像沿海省份看不起西北省份一样,台湾一直看不上大陆,在他们眼里,大陆只是一片落后、无知的广袤大地,所以自从大陆对台开放后,跟台湾人打过交道的人都会深有感触。教化式的话痨、君子式的傲慢、先知式的自负 (当然不代表全部)是我对所打过交道台湾人的印象。

时过境迁,大陆早已崛起。经济总量早已将对岸远远甩在后面,某些科技领域引领着世界潮流。但是,人们的意识形态却尚未跟上,对岸的某些人依旧以先生自居,这边的某个群体依旧以对岸的先生作为标榜。你忽悠我买单的土壤依然存在,而且忽悠的是那么自然、买单的是那么坦然。有时候,智商的博弈比商品的交易更精彩,在市场饱和的今天,我们早已不缺商品,而智商,我们一直很缺。——书卷弯刀

邹家驹先生于1976年毕业于云大外语系,分配于云南省外贸局,茶业当时是属于外贸系统,之后在云南省茶叶进出口公司从业务员做起,历任副科长、副总经理、总经理,可以这样说,最近几十年云南茶叶的事情,邹家驹先生既是亲历者,也是管理者。

有很多人说邹家驹不懂茶,其实不知道,邹家驹先生是业务员出身,怎么不懂呢?

前一段有人打电话来纠错我的书,口气中颇带威胁地说,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与邹家驹先生有利益输送关系,言及我的一个亲属留学国外,暂住于邹家。

很多人不明白一点,我如果对于历史记录有错,改错即可,道歉即可。正所谓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你要有事就谈事,东拉西扯算什么呢?

这几天我眼神疲累,刚刚打开微信,就发现邹家驹先生发送了一条朋友圈:

我点击开公众号,发现石老师首先是自吹自擂一通是如何矫正云南茶史,“石昆牧老师成为了普洱茶界首推的“鉴定专家”,业内诸多争议颇多的、身世不详的“老茶”最终都是经由石老师的慧眼从而判断其真伪。”,接着与邓时海一样,编了一段子虚乌有的故事,编了一个子虚乌有的人。

编排的故事根本不值一驳,邹家驹先生的朋友圈也说明了,当时日本市场是7581,而且,稍微有点点内地出口常识的人即可知道,1981年勐海茶厂怎么可能有出口权利呢?

原本我想石先生曾经与我于微博大战三百回合,现在逐渐消失于野,想不到石先生现在居然出此下招,用一个极其低劣的故事来骗钱,着急到这种地步了?

云南茶叶,人证、物证皆在,编一个故事就想骗钱的时代早就过去了!

只不过,这反映了一个现实,大师现在的市场是如此糟糕了吗,骗人都不要遮羞布了,都如此赤裸裸开干了?

——作者简介:吴疆,知名茶文化学者,著作有《普洱茶营销》、《吴疆说普洱》等书。

更多好文章都在下面

一、批判类:

《》《》

《》《》

《  》《》

《》 《》《》

《》《》《》

《》《》

《》  《》

《》《》

《》《》

《》《》

《 》

《》《》

二、干货类:

《 》

《  》

《(上)》《》

三、散文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