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底一抹桂花香

     对着电脑,发呆片刻,让近来喝过的好茶,再从唇齿间汩汩漫过:到“屿后南里”的“手造堂”喝一壶“班章古韵”;上“厦禾路”的“梅记”,品几杯“梅记老铁”;走...


     对着电脑,发呆片刻,让近来喝过的好茶,再从唇齿间汩汩漫过:到“屿后南里”的“手造堂”喝一壶“班章古韵”;上“厦禾路”的“梅记”,品几杯“梅记老铁”;走“谊爱路”的“客家口味”,畅饮“梁野炒绿”;进“老街博物馆”,吃两盅“正山小种”;对了,还有“山顶子巷”的“阿海小店”,回味老厦门老知青的“茶桌仔”,哼一首《往事只能回味》……

      这就是我的《喝茶日记》,一茶一文,不亦乐乎,一文一茶,乐此不疲。不敢“文以载道”,但求字里含香。喝茶是一种享受,而把品过的茶香说与众人,是一种分享。“分享”往往比“享受”更愉悦,这或许就是所谓的“独乐不如众乐”,共享大自然草木之精髓?

     其实,往昔那“一花独放满庭香”的生态早已不复存在,如今遇花,我总有两个下意识的动作,先是用手摸掐,判断是真花假花,因为这是一个真花像假花,假花似真花的时代;如若真花,那么势必要凑近嗅闻,深呼吸再深呼吸,以求自然的真味,但几乎都以失望告终。严峻的事实是,我们大自然的花香在萎缩,我们人类嗅觉的灵敏度也在萎缩,“双萎缩”里甚嚣尘上的唯有化学合成的香精?

      不,还有茶香,还有幽幽的茶香,最是喝下一杯“梅记老铁”,杯底依然隐含着一抹桂花的清气,嗅闻再嗅闻,茶汤已落肚,鼻不忍离杯……这杯“铁观音”老茶究竟是顽强地留存了天地的清气,还是艳羡仰慕垂涎桂花的肌肤之香,留下了出轨偷情的印迹与隐秘?

       走笔至此,茶不醉人人自醉,于是改《喝茶日记》为《茶香日记》,日日有茶香,夫复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