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那些关于音乐的散章

《北京北京》——那些永不停息的京华梦第一次听人说起这首歌,是在午后和两个朋友喝茶的时候。那一天,楼层里的其他人似乎都出去了,只有我们两三个年轻人还呆在那里。我说...


《北京北京》——那些永不停息的京华梦

第一次听人说起这首歌,是在午后和两个朋友喝茶的时候。

那一天,楼层里的其他人似乎都出去了,只有我们两三个年轻人还呆在那里。

我说,他们都不在,不如,我们中午开个茶话会吧?

两个朋友都同意。

我拿出从福建安溪邮购的铁观音,用简单的托盘作茶托,朋友提一壶开水,打开空调,我们三人一起到接待客人的房间里去。

喝茶。喝好茶。喝上好的福建安溪铁观音茶。

这是属于青春、属于清谈、属于暂无挂碍、属于我们仨的午后好时光——有茶的好时光。

茶可以养心——这五个字,可以念成五句诗意禅意满盈的话。

你可以试试——在你喝茶的时候。

我们喝茶的时候,轮流放了各自手机里的音乐。我放了自己的手机铃声《幽兰操》;一个朋友放了《大悲咒》;另一个朋友放了《北京北京》——我们听到汪峰沧桑而极具穿透力的嗓音。朋友告诉我们——这是《北京爱情故事》的片尾曲。

我看过与之一字之差的《东京爱情故事》。对于一字之差的国产片,拍的怎样,我心里实在没底。

喝过茶,朋友们分别散去。我从笔记本上搜索到《北京北京》的MV。

这一看,便看了一中午的时间。MV拍得很美。平民视角,诗意现实,百态人生,尽在其中。

立即下载了MP3版本的,拷贝到手机中,带着耳机,挂在耳朵上,放大了音量,一遍一遍地听。

从《北京北京》里,渐渐听出,每一个有梦想、不安分的人,那颗奔腾不息的进取心,以及,那个明明灭灭的帝京梦……

《特别》——那些特别而忧伤的感情事

《特别》——是一个相交近十年的朋友,最近,刚刚向我说起,她喜欢唱的歌。

歌词是这样的:只剩一个人的海边,脚印被浪花淹灭。像刚才没有人在我身边。流星没听清许愿,就坠落不见,感情,曾多灿烂也熄灭;惋惜,会在泪水里沉淀......

第一次认真地听《特别》,是在这北方的小城秋日雨后的斜阳中——我坐在公共汽车上,正在听汪峰的《北京北京》,手机的短信提示音突然响起。

打开来看,是那个朋友发来的:我去机场,深圳出差。

车窗外雨洗后的天空蔚蓝,秋日和煦的斜阳在车厢里泻下烂漫的金黄。目光穿过车窗,我能想见,朋友开着车驶向机场的情境。

调到《特别》,听到“只剩一个人的海边,脚印被浪花淹灭”的低吟浅唱……

我给朋友发去一个信息:

“我在听《特别》,坐在在秋天灿烂的阳光中穿行的车上。

祝顺利,愉悦。

还是认为,你最特别。”

《太极》——那些了无人语的天籁声

淙淙的流水声,清脆的鸟鸣声,空灵彻骨的古筝声,洞彻心扉的箫声,应该还有琵琶声、提琴声、铜铃声、鼓声、锣声、镲声……这些自然与器乐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往复回旋,就成了一首无词的曲子——清逸的《太极》。

我是无意间找到的这首曲子。它总教人在喧闹中沉静下来。

我在早晨上班的路上通常听这首曲子——让自己休息了一夜的身心,在流水、鸟鸣、管弦、丝竹等了无人声的自然旋律中,继续澄澈。然后,抵达谋生养家的职场,摘下耳机,离开乐境,开始一天里纷纷攘攘的职场奋斗。

下午,收工,乘车,回家。

若是疲惫,就听《北京北京》;若是感伤,就听《特别》;若是兴奋,就听《太极》。

当然,总还有其他林林总总的情绪,也还有其他那些动人心弦的音乐。

——我在路上,在乐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