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已去,茶犹香

初冬,如春如夏,季节失调,来一壶铁观音,醍醐灌顶,通体清畅,回味悠长。清秋淡去,携盏茶入山, 寻一幽静的茶园行走,再细品斟酌,茶山入画,茶树入诗,茶叶入香。茶山...


初冬,如春如夏,季节失调,来一壶铁观音,醍醐灌顶,通体清畅,回味悠长。

清秋淡去,携盏茶入山, 寻一幽静的茶园行走,再细品斟酌,茶山入画,茶树入诗,茶叶入香。

茶山淡雾轻缊, 微风轻拂,如掀薄纱,见识清雅,闻香欲动。

“茶者,南方之嘉木也。”在这灵山清水间,兀自择秀田优土而栖,吸纳青山之精髓,万水之灵气,天地之神奇,兀自吸引万千宠爱,啧叹于唇间,玩赏于舌间,润泽于肌肤,侵蚀于肺腑。

陆游曰:“卧枝开野菊,残枿出秋茶。”铁之茶, 博大精深,尤其秋色勾引你我他。 翠枝嫩叶,肤薄娇小,婀娜多姿。 轻呼吸着晨曦雨露和馨爽秋风的气息,满山平仄种秀碧,满枞灵韵赋诗词。

以前我极少喝茶,自从再拾笔捡字,平时就喜欢呷一口家乡之茶:旧茶,古早味,韵味悠长,苦涩幽雅;新茶,清醇香,韵美芬芳,心旷神怡。

铁观音, 茶之极品,幽兰之香,回甘润喉 ,舒心荡漾,醒脑醉神,如梦女人的柔舌,在你的嘴里游荡,回味无穷。

自然之变化无常,茶香之淡雅平常,嘴有清茶趣,心无烦恼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