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培勇‖散文:最后的腊梅香

最后的腊梅香作者:侯培勇喜欢上腊梅,好像是由于一篇文章的缘故,文章是作家晨义写的一篇散文《叶子时期的梅》,“青枝交错,碧叶婆娑,这才是梅最年轻最富有的辰景。就像...


最后的腊梅香

作者:侯培勇

喜欢上腊梅,好像是由于一篇文章的缘故,文章是作家晨义写的一篇散文《叶子时期的梅》,“青枝交错,碧叶婆娑,这才是梅最年轻最富有的辰景。就像当初它并不需要谁的所谓寻求和赞赏,如今它也不需要谁的所谓记取和安慰。而且我还知道,这也正是梅最纯洁最快乐的日子。没有了那些真真假假的嘴唇、那些虚虚实实的眼目,一棵树,会活得更真实,更自由,更健壮。。。。。。”。我也喜欢上了腊梅。

冬天到了,我有时就携友到附近的公园去寻找梅的踪影,不过没开花没有叶子的时候,确实很难辨认出哪是腊梅,渐渐地,腊梅的枝条上开始有了点点黄色的花蕾,给冬天增加了些许暖意,花瓣外层黄色,里层暗紫色,花瓣犹如用蜡做成,因多开在腊月故名腊梅,半开半合的时候,我采摘了一些,拿回家摊在一个纸盒里,放在书桌的一边等待它慢慢阴干,书房里便有了淡淡的腊梅香,读书时竟也比平时神清气爽了许多,干燥好了以后,我就装在一个塑料袋里,每天冲茶的时候,就放上两三朵,茶的苦香更浓了,喝起来很是过瘾,不过放多了茶会太苦。书上说腊梅花有生津止渴的作用,我经常口渴,想必喝这种茶也有好处。我最爱喝龙井和铁观音,龙井喝的多些,开水一冲首先香气入鼻,顿觉精神一振,龙井茶香入口就觉,喝下去后口里的味道就淡了,而铁观音之茶香似过喉犹存,喝下去还能让人回味无穷,但只是喝龙井茶的时候配腊梅,铁观音似不宜,二者味道差别大配在一起不太好喝。几经冲泡,茶叶都沉了底,而腊梅却依然在水面漂着,当然最后它还是会沉下去,但它的香味会坚持到你喝的最后一口。

就这样,从去年冬天,到春天夏天秋天,直到今冬,腊梅茶香一直陪伴着我,在这样的茶香里读书,思索人生,做些家务事,突然有一天就发现我的腊梅花不多了,喝茶的时候就最多只放两朵,而很快就只能放一朵了,现在则只够喝两三天的,明天我肯定就舍不得放了,我得留两朵,每天喝茶的时候看两眼,唉,就等于冲在茶里喝了。

不过我庆幸腊梅花开的时候又快到了,到时我一定得多摘些,或许会赠你一些哦,但我摘得时候总是一枝上摘一部分,必须留大部分还要让别人去欣赏,实际上去年我摘的时候,几乎没看见有人驻足去看一眼美丽的腊梅花,也许它太平凡,开在寒冬腊月,人们早已习惯了在春天里看百花争艳,踏雪寻梅的雅事似乎越来越远了,不敢说自己是位雅士,但我会去的,到时我叫你一起去。

                         写于2007.冬,曾发表于地方文学刊物

图片来自网络,提倡美图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