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潮汕铁观音”之称的她是香港证券界最艳的一抹红,笑看股坛58载!

她童年过契被卖到揭阳府城张厝巷,1946年从汕头西堤码头坐“永生”号火轮来到香港与亲生父母团聚;她只身闯荡股坛缔造传奇,笑看股坛58载,更是香港百多年证券史上首...


她童年过契被卖到揭阳府城张厝巷,1946年从汕头西堤码头坐“永生”号火轮来到香港与亲生父母团聚;她只身闯荡股坛缔造传奇,笑看股坛58载,更是香港百多年证券史上首位进入联交所高层的女性;她晚年退而不休热心家乡公益,带领异乡人回汕建校兴教......香港人叫她“蔡太”,但她有自己响当当的名字——陈葆心!

香港“股坛教母”陈葆心

陈葆心,香港证券商协会副主席及永远名誉会长、中润证券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她祖籍澄海,出生于汕头,家里兄弟姐妹众多,父亲在香港从事银行业,自幼家境殷实。潮州庵埠一户姓杨的表亲戚,也是有钱的华侨人家,家里三代没有女儿,又连接生了10个男孩,对女孩很是渴望,就向陈家讨了陈葆心当养女。

陈葆心两岁多就“过契”来到庵埠,很受养父母的疼爱。她的少女时代在10个兄弟中生活,自小性格爽朗好强,像个男子汉。养母在她来了不久就得病死去,养父又娶了新娘。陈葆心在庵埠一直生活了十年。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远洋的船只无法通行,庵埠的杨家没了外洋寄来的钱,只能坐食山空,一直撑到1943年,家里该当的当,该卖的卖,已无法维持生活,后娶的养母狠心地把陈葆心卖到揭阳府城张厝巷。

陈葆心一家早年合影 

陈葆心在揭阳生活了两年多,艰苦异常。性格倔强的她一直心存不甘,自喻是“公主落难”。1945年秋天,她听到外面在放鞭炮,一打听是抗日战争胜利了,便伺机逃回庵埠寻找亲戚,先前收养她的人家已人去楼空,长辈和兄弟们都在瘟疫和饥饿中丧生。这期间,适逢亲生父亲从香港来信寻找落难的女儿,1946年陈葆心从汕头西堤码头坐“永生”号火轮来到香港与亲生父母团聚,那年她15岁。

陈葆心来到香港后并不顺心,虽然生活富足无忧,但由于长期不在父母姐妹身边生活,教育方式和生活习俗不尽相同,与他们之间有了很深的隔膜,感受不到家庭的温情。新中国成立后,因为对自小生活的潮汕有深厚的感情,陈葆心很想回中国大陆读书生活,后在父亲的竭力劝阻下只能放弃念头,继续留在香港。

陈葆心23岁在父母的撮合下与世交蔡仲劲结婚,人生又有了改变。夫家祖上虽是清朝命官,后来家道没落,丈夫也只是一普通打工人士,每月薪水要养一大帮无业亲戚,家庭生活日益拮据。陈葆心从此量入而出,节俭持家,从不浪费一分钱财。为了三个儿子日后的生活和前程着想,个性独立思想前进的她拿着陪嫁私房钱进行股票投资,尝到了钱生钱的甜头后,慢慢走上经营证券的道路。

陈葆心出席证券商协会30周年晚会

香港有一百多年的证券历史。1969年之前,只有一个交易所——香港交易所,1969年李福兆成立第二个证券交易所叫“远东交易所”。当时入牌是7、8万元,但资产保证金需要50万元,因为没有太多的现金,陈葆心无法入牌。一直等到1971年香港成立了金银证券交易所,所需保证金降到30万元,陈葆心终于申请入牌踏足香港证券业。

陈葆心于1960涉足香港股坛,当时买卖股票并不容易,股票选择也不多,她便以自己所知的“常识”,选择了电话公司,因她看到当时电话并未普及,而电话公司具有电话专利权,认为有一定的发展潜力。

原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接见陈葆心

首次入市的成功经历,令陈葆心每次投资都以“常识”作出判断,让她轻松逃过1973、1987及1997年的股灾。陈葆心认为,选股的“常识”就是首先要看管理层,管理层质素的好坏,直接影响公司盈利的表现,要选有信誉的管理层;再是投资股票一定要清醒,要有“输钱”的准备,切忌贪胜不知输,一旦发现投资错误,必定要壮士断臂,即懂得止蚀。她指出,其实每一次灾难来临前都有一些先兆,若你发现股市升势太急,欠实力的公司股票上市后亦能大升,只懂跟风的投资者亦可以持续赚钱,连从不沾手股票的人亦入市等,都是股市可能出现调整的先兆。  

陈葆心与原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香港联交所

1987年香港股灾前夕,陈葆心刚好在美国探亲,注意到美国股市行情已不见好,回到香港,却是一派红市。她留心仔细观察,到了8、9月份,股市有了下跌的预兆,当时她刚好炒期货,在股市下跌前一个星期,陈葆心全部平仓,一共赚了二百多万,这在当时是一个不小的数目。香港联交所通过电脑查询,发现她的交易所虽小,本领却很大,能预知股市的起落,是个罕见的证券人才。当联交所改选委员时,他们找到陈葆心,立荐她进入联交所。

当时推荐的理由有三个:一是陈葆心是个对股市触觉敏锐的人;二是她从事股市交易多年,人缘良好,得到行家认同;三是作为女性代表,又具备非凡的能力,正是交易所需要的人才。陈葆心从1987年至2000年间出任联交所理事会理事,并于1992年至1994年出掌第一副主席,现为中润证券有限公司主席及香港证券商协会永远名誉会长。香港证券商协会成立于1979年,现有会员2000多人,在香港金融服务界有着较大影响。

陈葆心与联合交易所四任主席合影

香港前特首梁振英与陈葆心亲切握手

陈葆心是香港一百多年证券业历史上唯一一个进入联交所高层的女性。因为对香港证券界有巨大贡献,获英国政府颁发的第一个证券 “MBE”勋章。

陈葆心曾坦言,她做联交所的13年,正是事业的黄金十年,但为了做好理事的工作,她错过了甚至是放弃了许多赚钱的机会。她说做社团公职要不问耕耘,出钱出力,绝不能以个人喜恶为依归,也绝不能有私人利益存在。只凭真心为人“谋福利”,为同行业在经营上争取权益,加强联络沟通、培训增值等工作。后来被廉记调查,她也处之泰然,无悔无憾。因为出了名的有求必应,她有“潮汕铁观音”的美誉。

陈葆心认为,在证券这行,对经纪来说,恪守职业道德是至关重要的。因其为人正直、主持公道而被誉为“股坛教母”。 陈葆心之所以受行家推崇,除了是因为她多年来为业界争取利益外,亦因为她不畏强权的性格所致。

《葆心直言》是陈葆心在香港网上开设的一个栏目,她在博文里评论时政,谈股论金,表现了不左摇右摆,不趋炎附势的真性情,受到香港很多时政、经济人士的热捧。陈葆心说:“年纪大了自然淡泊名利,看通世情。在过去一段颇长时间,我已经学会用开心的心态去迎接每一天。这个栏目其实同我的性格一模一样。以前在交易所工作时,我是出了名的好似录影机录音机一样,直入直出。现在虽然是乐享天年,看见不公平的事,我还是会说一句。开栏目是同大家分享心得,透过这个平台,不同意见得以表达。”

尽管已年届高龄,陈葆心却退而不休,每天继续到公司上班,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行业中有需要帮助的,她仍会为他们引路,散发余晖。对于家乡潮汕,她更是有诉不完的思乡情 ,唱不尽的爱乡意。

陈葆心曾把家乡喻为“精神的脐带”,对家乡的公益事业十分热心。她在揭东炮台镇新市村捐建了一座“陈葆心学校”并设立奖教奖学基金会,几年过去,学校从一片荒地发展至今,已有学生700多人,并成为揭阳市炮台镇排名第二的小学。

因为想办好学校,她事事亲力亲为,有时候在假期里也因利成便,旅游兼视察,好多同她一起来旅游的亲戚朋友都去学校参观过,他们中多数不是潮汕人,但见学校搞得有声有色,受其感染,埋藏在心里的善心都被启动,有的捐图书馆、有的捐球场,甚至是奖学金,一大班人形成了一个爱心团体。

对的事我就做,不管有多大阻拦,不管你有多大权势;如果不对的事,我就跟你抗衡到底。即使你的地位低微,只要你有道理,我就会全力以赴帮你。我不怕权贵,这是我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