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犹未尽的日子——清香铁观音

意犹未尽的日子——清香铁观音茶系列雪漪夜深人静,北方大地盛雪。虔诚,是多么一尘不染,和善男信女的纯洁似的。就算万径没有人走来写序,千山没有鸟飞过题跋,一樽透明杯...


意犹未尽的日子

——清香铁观音

茶系列

雪漪

夜深人静,北方大地盛雪。虔诚,是多么一尘不染,和善男信女的纯洁似的。

就算万径没有人走来写序,千山没有鸟飞过题跋,一樽透明杯,也已把你螺旋体的心事盛纳为一部观音正史。

乾隆一朝,已成前尘往事。我与铁观音之间,隔了不止漫长封建社会最后一页腐朽。

鼎盛时期的大夫第,安之若素,勾勒出轮廓的天井,曾攀升过多少想走南闯北语多难寄的乾坤郎朗?

我提及清香铁观音,只能是清代以后的现在。卷帙浩繁,用散文诗开场,我的解读,一半清醒,一半混沌。我不是茶神,我是茶人。

千手齐举,观音就来。清香,体现出没有障碍的亲和力,软软的。没有造作的幽情,也坦荡荡的,都可归于一朵花的暗喻。

你自开怀,我自畅饮。一尊观音,一樽情,即使凉透,清香遗存,解剖灵魂,没有嗅出一丝寡恩。

那个茶器时代,带来盖碗,脱胎漆、竹编、椰子、贝壳生物茶具等等的千姿百态,浩浩荡荡,陪伴着铁观音繁衍到未来。

喝出青花、釉里红里面的开阔爽朗,也喝来素三彩、斗彩、粉彩、珐琅彩上面的百花齐放。

诗、书、画、印之艺术元素一样一样交相辉映,引发群贤忍不住对文思泉涌、画意澎湃想要百家争鸣。这些都与铁观音有关,更想与值得记住的有关。

殊不知,文武百官的茶宴,有多少文人雅士、武官僚属成为观音的友朋。

铁观音与雪抱定在一起的冬日,留下一场大美。

此时,清香正在万籁俱寂之内坐阵,意犹未尽的日子,每一天都是开始。

2018.11.1-5

雪漪,国家一级作家,正高职称,研究生,2006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理事。现供职于内蒙古文化部门,写作、画画。

      出版专著7部,其中《我的心对你说》获“中国当代优秀散文诗作品集”奖。2017年6月,中国散文诗百年之际,广东举行“远方 · 情怀"雪漪散文诗、水彩画创作分享会。